目前分類:認真不嘴砲 (8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記得最近看一個文章寫美國最低薪資調升到$15,結果Walmart關了很多鄉下的店反而讓員工失業又讓當地人沒地方買東西。

這現象很可能是真的,但不妨仔細想想,會造成Walmart關店的主因是因為薪資上升嗎?應該不是吧。原本零售業大概就幾家龍頭寡占,薪資上升對所有業者都是一樣的人事成本上升,應不會有因為薪資提高就競爭不贏同業的問題。這些年這些零售業慘的真正主因是網路購物的競爭力太強,他們完全打不過,薪資上升只是讓這個優劣勢更明顯加大而已,所以獲利不夠的實體店只好一間一間關掉。

其實從這案例也可以看出一些其他東西。很多研究在探討基本薪資提升對就業影響,但結論似乎不太一致。用最直覺的想法來看吧,調升基本薪資對就業有影響應該是一定的,因為有些產業就是得靠剝削人力來擠出利潤,就看為什麼台灣低階製造業都在外移?因為薪資上升這些產業就注定被淘汰,只能找薪資更低的地方才能生存。但影響是好還是壞?這就可以討論了。

我記得之前去東歐玩的時候,在奧地利搭地鐵就是自己買票自己打洞,車站是開放的沒人檢查,據說會有便衣人員隨機抽查不過我沒看過。但去到匈牙利就不一樣了,匈牙利地鐵形式也跟奧地利差不多,但入站口會站著兩個工作人員,他們就是負責查看你的票有沒有打洞。以下是我純粹猜測會有這種差別的原因:匈牙利物價薪資比奧地利低很多,所以同樣每個車站請兩個冗員在那邊做這種無意義的工作,付出的成本也差很多。奧地利的高薪資會讓這種產值太低的工作自然消失,而匈牙利卻因為成本低所以讓這種工作得以維持。當然這差異也可能跟匈牙利過去在鐵幕下所以公體系更冗雜有關。

所以我會說薪資上升最重要的功能是逼迫產業升級,逼迫企業讓營運更有效率或是設法去找到更高產值的業務。企業不會自動轉型或升級,要有競爭及生存壓力它才會轉型,如果薪資不上升產業也不會有提升的動力。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1%AF%E5%90%88%E5%9C%8B%E5%A4%A7%E6%9C%832758%E8%99%9F%E6%B1%BA%E8%AD%B0

維基上寫的關於這段歷史

就略過那些過去的背景吧,只看與1971 10/25那天相關的事實吧。這類文章因為要把議案跟結果寫清楚所以通常都寫得很複雜,其實可以簡單來看,當天就是三個重要表決而已(底下簡稱的阿案就是中共取代ROC代表中國,然後踢出ROC):
1. 是否提高門檻到2/3來防堵阿案 (結果沒過)
2. 是否把阿案分段表決,也就是許多人相信有可能成為雙重代表不必被踢出UN (結果沒過)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資訊快速傳遞本不是壞事,但為什麼在網路發達的時代卻容易出現一堆荒謬愚蠢的言論而且信眾還特多呢?

因為網路充斥的大量的知識,但這些資訊是有對有錯未經篩選的。這對一個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不是問題,因為他有基本過濾判斷能力,可以排除荒謬可笑的偽知識。而如果對專業領域有越多知識也越能靠科學或已知知識幫助過濾無用資訊。但對於許多沒有思考能力的蠢蛋來說,他就只會照單全收人云亦云,他沒有判斷分析的能力,越是直覺式偏激式的言論他越喜歡。

舉個例吧,假設一個沒有任何科學知識的人,你問他地球是圓的還是平的?他一定直覺式的說是平的。你問一個沒受過教育的人杜斯妥也夫斯基的文筆好還是刃太的網路小說好?他因為看不懂文學名著所以他的直覺式回答是網路小說好。這裡說的好不是單純閱讀起來好不好看,就像"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中講師問學生喜歡看莎士比亞還是辛普森,結果壓倒性地更喜歡看辛普森。但問兩者的品質好壞,這些學生卻同樣壓倒性認為莎士比亞更好。這例子也更清楚說明對有思考能力的人,品質參差不齊的知識不是問題,因為他們自己知道如何挑選解讀。但如果是對一個沒知識的蠢人來說,他看不懂莎士比亞,所以他的結論可能是辛普森比莎士比亞品質更好。

通常錯誤或是偏通俗的知識較符合直覺,所以在網路上反而傳遞容易。為什麼邪教的宣傳比哲學思考容易?因為前者簡單易懂後者對多數人過於艱澀。網路上雖然錯誤資訊也會得到糾正,但同樣的,用科學方法理性解釋對多數人來說過於艱澀,所以他們寧願放棄思考。所以造謠的假新聞很容易傳遞,就算被闢謠了,闢謠資訊的傳遞速度可能還遠不及假新聞繼續散布的速度。這現象有點像是劣幣驅逐良幣。

反智言論的比例某種程度也看得出不同國家教育的成果。好的教育能幫助多數人培養出基本的獨立思考能力,而失敗的教育就是學完還是無法思考。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之前只看了John Rawls那幾節,現在重看一次發現內容比我之前想像的充實太多了。

他依序介紹政治哲學相關的各學派的學說,然後點出學派的問題與不足,展開辯證。也就是沒有絕對的對錯,各學派都有其可取之處,但一些核心問題要靠其他學派來補足。

一開始講的是效率主義(Utilitarian),認為正義就是"最大化總體效用"。先舉常見的道德難題:殺一人救多人是否符合正義?然後漸漸推演,可以發現效率學派最大的問題在於忽略了個人的基本價值跟自由,以及是否真的任何事物都有統一的價值衡量標準?日常生活其實可以看到各種效率學派的應用,比方商業或財務上的價值評估,但常會碰到的根本問題像是人命是否能標價?

接著便開始談自由意志主義(Libertarian),認為人有一些最基本不能剝奪的自由,比方說生命、財產。認為只要公平競爭下得到的利益就屬於個人,政府無權從個人手中拿走。這部分講最多的是John Locke的理論,為什麼特別提他呢?因為美國憲法幾乎就是照著他的理論寫的。相對一些更極端自由學派認為政府沒有任何權力干涉個人,John Locke是認同在公平且人民同意的前提下是可以有干涉個人自由的政策的,比方說徵兵或收稅。會發現美國人很多"特別"的想法都是跟Locke相關的,比方說Locke認為侵害個人基本自由的人就是畜生人人得而殺之處罰之,所以美國人認為開槍射殺闖入的小偷或自衛殺人都是合理的。美國人多數是自由派的信徒也是因為整個立國思想就是照Locke學說走的。但Locke的學說也有陰暗面,比方說他寫說地圈起來就是你的財產,為什麼會這樣寫呢?因為當初他是美國的殖民官,要合理化搶原住民的地阿。美國這個自由派憲法當初是贊成蓄奴的,這也是很明顯矛盾之處。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未命名.jpg

1.為什麼要去通訊行?很簡單,因為通訊行便宜。

上面的圖大概簡單說明電信市場,我們一般買手機是一個價,跟電信公司的資費合約是另一個價,兩個加起來很簡單就是總價。

通常手機價是變化不大且透明的,因為市場競爭下市價就是那樣。但電信資費這塊就是有趣的地方了,因為只有電信公司自己知道這塊價值多大。我們可以看圖表的第二個柱狀圖,我們把電信資費合約的價值切成三塊,第一塊A就是電信公司要負擔架設備跟營運成本因此必須賺的部分。剩下的一大塊其實是很彈性的,這也是影響價格的最大差異來源。

那我們把剩下這部分切出一塊C,就是一般人都能拿到的回扣。所以直接去找電信公司綁約,電信公司只會給你很小的一塊折扣C,而且綁手機的時候甚至電信公司列的原價還高出市場行情(藍色部分),因此雖然電信公司綁約加買手機會給折扣,但換算起來這折扣太小。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對這個九二共識這東西嗤之以鼻,認為都是假的。這部分沒說錯,九二共識完全是嘴砲,因為這個共識就是"沒有共識"。但換個角度想,就靠著這句嘴砲維持了兩岸幾十年和平交流,不得不說當初提的人某方面來說還蠻天才的。

要怎麼解釋九二共識呢?就想像中國是"中國幫"這個幫派的幫主,他硬要拉台灣進去加入中國幫當小弟。當然台灣不太願意,雙方也不太想打架,所以中國說:[你只要不要公開宣示退出這幫派,那幫規你不用守,幫費你不用交,簡單說就暫時放任你自由。]

結果台灣想了想說:[要我入幫只當小弟太委屈了,這樣吧,我覺得我入幫應該要當幫主,你覺得你才是幫主,那我們既然這部分有爭議就擱置下來專心其他交流就好。]

中國當初聽到這種說法第一個反應大概是:[放屁。] 但後來思考一下,這提議的確符合中國自己提出來的要求,所以轉過頭來笑笑地說我們有個共識了,可以開始交流了。

台灣理解的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但為什麼中國只提"一中"不提"各表"呢?用腦袋想就知道,"各表"這麼蠢的立論怎麼可能由中國自己提出?現在假設自己是從個不相干的外國人角度來看,你聽到中台爭議是兩邊都說要當幫主,肯定覺得是個笑話阿。所以中國不會去提各表,但台灣必須一直提,時時刻刻提醒中國這才是我們的共識。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看到討論串不斷糾結在甚麼要抓出狼師公布姓名,或是說甚麼要修法管理補習班,或是要提高性行為年齡,都覺得到底是要多智障的人才會只關心這些枝微末節的部分?

小紅帽天真無邪不懂事,走到森林裡碰到大野狼,結果兩人成為朋友,但有天跟大野狼玩一半被大野狼咬了,小紅帽受到驚嚇得病最後自盡。請問這故事的最大問題在哪?

1. 為什麼小紅帽這麼大了還天真無邪(換種說法就是幼稚不懂事)?
鬼島教育好像都把小孩當白痴,只會教小孩好好唸書就好,養出一堆嬌生慣養的生活白癡或公主。不管家庭或學校或社會教育,理當要教會她遇到大野狼要怎麼應對,要怎麼避免被咬,或是被咬以後要怎麼處理,而不是說只要會念書這些都不用管。

2. 森林裡本來就有野狼,也許各種管制下有減少數量,但野狼不會絕種。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有不少不合時宜的法律,很多要修改時碰到的抗拒力道都很強。

追根究柢就是很多人對法律的觀念還停留在以眼還眼的過時報復思想,認為法律就是要復仇處罰用的。但在一個文明社會的法律主要目的應該是維持秩序不是用來報私仇的。

記得預官新訓的時候那些班長說他們覺得預官好帶,因為事情都可以用溝通的,不像帶一般兵就是得高壓用罵的。看得出分別在哪了嗎?簡單說願意用腦思考願意溝通的人不需要甚麼嚴刑峻法,他們可以自己判斷是非對錯,錯了也知道怎樣檢討改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純粹的命令與處罰,這種威權方式是用來方便管理不肯用腦的人,也就是等於把人當動物管。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說一般兵都是蠢蛋,畢竟裡面是各種人都混雜。但當群體中教育程度低、不肯思考的人比例高的時候,管理者就被迫得用高壓的方式來方便管理。

所以法規該怎麼走,思考的方向應該是:台灣多數人的教育跟公民水平是比較接近動物還是比較接近能理性思考的人類?客觀講,台灣大學教育普及率高得嚇人,這種教育水準下還死守著一些過時的法令,不就是自己看不起自己嗎?講通姦罪吧,實務上法官都消極不肯判的,因為還用這種只存在伊斯蘭世界的法律來定罪根本是文明國家的恥辱。死刑也是很多法官消極規避的,記得之前看過文章,花在死刑犯身上的成本遠高於無期徒刑。為什麼?因為成本不是只有吃住,死刑成本也不是那顆子彈或是藥劑。為了確定死刑定罪,通常官司是幾十年不斷發還更審非常上訴,這些法院跟律師成本是非常高昂的,可能開幾十次庭就是為了把一個人確認死刑罪名,是否值得?死刑最主要就只是滿足"報復"心態,但一開始就講了,報復性的法律是古代過時的東西。真的都要從報復考量,那可以改成以後車禍你被人撞了,你就可以合法開車撞回去報仇,試問這樣的法律會比較符合社會需求嗎?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教育水平雖高可是不願思考的人還是占多數。那這就是教育的問題了,台灣從小的教育似乎都是在養成服從性,不能去質疑老師,乖乖聽話接受威權,那這種教育培養出來的人的確還是接近動物性格,那會有推崇高壓推崇各種嚴格法規管理的行為就不讓人意外了。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些族群很流行講一句"我是xxx我支持台灣獨立",其實細想之下蠻可笑的。這種宣言式發言,自己幫自己貼標籤,甚至有反對者就非我族類的感覺,又是種意識形態。

客觀上所有人都知道台灣有自己政府跟軍隊,有自己護照,因此本質上就是獨立的。真正的問題在於名義上的模糊,但這種模糊的解決方法並不是只有簡單統一/獨立的二分法兩種選項。所以與其整天討論統還是獨,不如想些更細節的選項,像是怎麼統怎麼獨。

一般聽到獨立直覺上就是指蠻幹然後準備挑釁中國引發戰爭,這種選項自然是多數人不會接受的。而聽到統一好像就是直接回歸中國的一省,這當然也毫不吸引人。但其實想想,這議題決不是只有這兩種選項,世界上國家地區間有很多也是走模糊定位的。比方說境外屬地吧,美屬的關島或波多黎各他們都有自己獨立運作的政府,就是名義上屬於美國而已。又或是像大英國協裡還有十幾國,像加拿大、澳洲表面上都還是稱英國女王為王,但各自都是獨立國家。如果要更密切一點的走現在英國形式,由英格蘭、蘇格蘭、威爾士、北愛爾蘭四個王國聯合組成國家,也是種選項。

當然有個問題是對岸接不接受?但既有兩個極端選項是連台灣人自己都不接受了,自然更不值得討論。而這些中間選項對中國來說也遠比極端的台獨吸引人,有談判空間的機會自然比較大。細想這些表面形式上的統一應該更符合雙方利益,中國政府真正要的是名,目前現實也是他們沒有實質控制台灣,走境外屬地或國協路線的話未來只是維持一樣,而且還可以達成他們要的名義上"一個中國"目標。而台灣人在乎的是利,只要不改變,能繼續獨立運作,從現在模糊未定變成名義上稱中國是大哥,應該也是能接受的。

中國真的毫不讓步怎麼辦?那就繼續拖阿,看多少年了還抱著92共識這種蠢東西,可見兩邊都不介意進展速度,反正就拖到對岸越來越開明願意談。當然應該還能想出其他更多選擇,總之與其在那邊喊統獨,不如更實際點喊要怎樣統或怎樣獨,如果有道理有創意也許真的能成為未來選項。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個Master應該八成就是AlphaGo的新版本,原本有在搞圍棋AI的就那幾家,這種東西要花大錢的,要突然橫空出世又天下無敵不是那麼容易。

那來分析這AI吧,快棋超越人類是無庸置疑的,沒有任何人類能對上他的對手這堆強九段可以四十七勝不敗。

從AI是照機率來下棋的原則應該可以推測AI真正強的應該是布局跟中盤。因為人類的計算能力只能算清局部變化,前中期因為盤面太廣,很多是靠經驗法則還有很粗略的目數預估來行棋,這明顯是非常不準確的。但AI是隨時用大量的模擬來選擇落點,所以前期他能做到人類做不到的,他能從前期就用大量模擬來選定他覺得較好的點,這點絕對是超越人類的。而中盤局部的定型也是AI強的地方,因為人習慣的定式通常是實空與外勢的約略公平交換,但外勢的價值多少?這人腦很難判斷。再來先手後手的價值差異呢?人類也很難精確評估。但電腦可以用大量模擬來決定實地換外勢值不值得,也可以用海量數據來判斷是否該脫先,這種判斷方法都是人類做不到的。

因為電腦明顯前中期強,所以四十多盤很少看到官子人類還領先的,而電腦因為是用模擬的勝負來當機率判定,所以在他領先的情況官子會持續出現虧損跟緩手,因為贏半目跟贏10目對電腦來說是一樣的,如果他的設計是優先選擇減少變化量的著手,那幾乎勝定下持續虧目是很容易理解的。也就是說這種情況下的電腦官子不值得學習,因為它通常不是最佳解。電腦這下法就有點像人類殺了大龍勝定後甚至可以多花幾手單官來提掉龍,確保不會有被翻盤的可能,心態是對的,但肯定不是最佳著手。

所以AI沒破綻了嗎?很明顯不是。只要AI的設計是用"勝率"來下棋,就注定他一定有破綻。看電腦的這些對局有時候電腦面對一些簡單手筋會下錯,或在明明沒棋的地方下一堆廢著,見似匪夷所思,但從機率角度很容易理解。因為電腦邏輯是他下這一步,只要你沒應在唯一對的點那他就贏了,所以他覺得他下的點勝率95%非常好;但人類用經驗跟細算可以明顯看出局部是單行道,不會出棋的,電腦下的都是做白功,而且邊下可能還會邊虧損。所以如果碰到手順複雜的單行道變化時,電腦用機率來下棋就會輸給人腦的用細算來下棋,因為人腦的局部細算是窮舉法唯一解。但要達成這種條件不容易,因為電腦棋下得厚實,加上常常前中期就領先,後面下得更保守,要出現大型複雜的死活單行道攻殺不是太容易。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1 Sun 2017 18:34
  • 機率

經濟模型背後用的是機率,連最近圍棋電腦AI贏過人腦也是靠著機率來下棋。

愛因斯坦說"上帝不會擲骰子",或許他是對的。但換個角度想,也許機率就是人類能最接近理解上帝的工具。

或許有個神在背後控制著一切,但人類不可能知道神想做甚麼。丟一個硬幣前也許已經注定結果是正面還反面了,但人類無法預知這個結果,既然無法知道那也不必鑽牛角尖,至少我們憑機率可以約略知道正反面的機率各是一半。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爸很討厭黃國昌,為什麼?因為他每天看中視跟聯合報,而旺中就是整天製造一堆假新聞專門要攻擊黃國昌。

常在想要不要跟他解釋他就是所謂的9.2,告訴他他是跟社會完全脫節的那群。但從學運那時候我就盡量避免談這類話題了,基本上是放棄治療,因為一講就要吵架。

我很難理解的是他身為教授,在學術研究上永遠要追最新的期刊,要學最新的東西,每幾年還可以出國進修,在學術上是這種認真態度,為什麼在生活上卻是選擇抱著旺中新聞製造業,活在謊言裡?學術上難道會去拿些冷門小期刊或八卦周刊的文獻當你論文的主要參考文獻嗎?不可能嘛。但你整天專看被別人當笑話的旺中或深藍媒體,不就是在做類似的事嗎?

家附近鄰居很多也是教授,其中與我爸類似的9.2還真的不少,在想到底是媒體真的那麼可怕呢?還是老了就自然變得冥頑不靈?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常有外國親戚朋友來台灣玩,卻不知道要帶他們看甚麼的經驗吧?除了逛夜市、去些老街之類的景點外,好像想不出甚麼特別的行程。我相信連觀光局也不知道甚麼是台灣特有的文化,好像甚麼能賺錢就推甚麼,記得表姊一家從加拿大來,他們查的旅遊資料竟然把松菸誠品也當作主要景點。當然不是說那邊不能去,但台灣所謂的"文創"就只是賣些小飾品嗎?這些飾品跟台灣的文化有甚麼關聯嗎?我們想讓外國人認識的就是這個?

甚麼是文化?生活就是文化。到韓國人家有韓服,有維護良好的景福宮古蹟,吃的泡菜、烤肉等等食物也都有自己特色,這些年韓劇、韓國團體這些韓國流行文化也在世界各地火紅。到日本也是和服、拉麵、古城堡、流行團體AKB也可以當作景點吧,總之就是你就算沒去過也很容易列出幾項對那個國家的印象。但台灣就似乎找不太到,這點是非常奇怪的。因為台灣這海島經過那麼多民族的融合,本身包容了各種外來文化,台灣文化肯定是多元而精彩的。但也許正是因為又多又雜,反而會讓人想不到該讓甚麼做為門面。

腦中可以很快浮現出台灣的幾個獨有特色。其一就是繁體字和與其相關的文物,這包含文字、印鑑、書法、國畫等等。有些過於激進的反中言論會說這些是中國的東西就還給他們,但若有點腦袋就可以了解,這些絕對不是中國的東西了,正因為中國傻傻搞文革然後又推簡體字,讓台灣變成唯一保存並還在使用繁體字的地方。記得去首爾,他們博物館的古文物裡當然也包含韓文創立前大量的中國流傳過來的文物,他們有說這是中國的所以他們不要嗎?當然沒有,他們把這些當作自己文化的一部分。

另一個文化我覺得喝茶可以算。讀台灣史就知道從清朝時代台灣茶葉就是最大輸出品,一直到現在老人茶也是很普遍的生活習慣。甚至新興的珍珠奶茶之類的茶飲店也是在原本的喝茶文化加上創新形成的獨有特色。英國人喝下午茶可以當特色,台灣的茶葉文化難道就不是可以讓遊客認識的特色嗎?

其他諸如電影、文藝創作也是可能可以推廣的。我可以為了找"我的野蠻女友"的場景在首爾的幾間大學逛一整天,難道外國人不能因為"一一"跑來參觀嗎?我能為了去看看赫拉巴爾的故鄉特別跑去英文完全不通的捷克小鎮兩天,當然台灣文學是比較少流傳國外,但難道不能有外國人因為特別喜愛台灣的某個藝術家跑到鄉下去體會他的生活嗎?文化與觀光這種東西當然有表面泛大眾的景點,也有個人喜好的冷門點,但有心去思考什麼樣的東西是台灣的特色應該就不會像現在只能帶外國友人看看信義區的新房子然後讓他們以為這就是台灣了。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小會聽到很多堅定信念從一而終之類的說法,然而許多對事物的理解都是要自身經歷後自我辯證才能得到結論的,過去學到的道理知識能一直用下去的機率是微乎其微的。世界飛快在改變,對既有的知識堅信不移是危險的,如果從小長輩對你說的所有話你都照單全收你會變成怎樣的人?

子曰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細想這些話有多狂妄無知?到了四十歲就不再困惑,五十就自認天地道理都懂,這不就是標準冥頑不靈只剩一張嘴的老頭形象嗎?也許從小受的儒家教育正是造成社會那麼多腦袋僵化又自以為是的老人的緣由。儒家這體系要求的就是老人表現出這種形象,然後用高高在上的態度教育下一代,下一代就乖乖聽乖乖學。

當然不是要鼓勵講話毫無邏輯前後矛盾,在每個當下吸收既有的資訊而能得到結論也是好的。重點是不要怕否定過去的自己,不要怕和過去的想法矛盾,因為學到的新資訊越來越多,運用新知增廣自己思考的面向與消除盲點當然是有益的。許多人害怕被別人挑戰或否定,為了捍衛自己的說法,不惜用不合邏輯的詭辯想誤導他人以製造自己總是正確的假象,這蠻可惜的,錯失了成長學習的機會。

這篇寫得像我最討厭的勵志文,就正好有感而發,也不知如何潤飾了。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為什麼媒體大都將鄭捷塑造成惡魔,似乎多數人恨不得親手誅殺他一樣。我當初看到鄭殺人的新聞時更多的感覺是訝異,然後好奇。因為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沒甚麼悲慘童年,沒有破碎家庭,甚至他殺人過程也是非常冷靜。他不是德州電鋸殺人狂那種明顯瘋狂的人。

很多輿論說甚麼"趕快殺了他免得他又出來殺人",這種話在這案件上是荒謬的,且我覺得鄭再次殺人的機率很低。他平常就是那種一般認為最沒有傷害性的宅宅,而他殺人唯一目的只是為了被判死刑,因為他不敢自殺。他的目的達到後也沒有再殺人的必要了,別忘了他到殺人前都一直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年輕學生而已。我猜測如果告訴他確定哪天執刑,然後放他出獄,他可能也就只會默默等到行刑日再回去報到。

許多人對鄭之前在法庭上批判獄中制度的話嗤之以鼻,但拋開偏見去思索他講的,法院總是用"可教化"當理由輕判,但入獄後的"教化"卻是被壓榨做些毫無意義的手工,出獄後這些技能也毫無用處,法官又怎麼有臉整天打著"教化"之名呢?他給我的感覺就是從頭到尾他都是理性的,而且他很真。我總覺得那種要犯人在庭上演戲說自己很後悔或是痛哭流涕然後法官就輕判的戲碼噁心至極,因為法院應該是針對你過去行為來量刑,而你在法庭上演技如何或是否坦然面對罪刑不該成為影響量刑的因子,然而現實就是演戲很有用。鄭從頭到尾都沒有演這些爛戲,媒體就批評他冷血沒悔意。但我覺得他的表現反而正是理性的作為,這讓我聯想到卡謬的異鄉人裡面的荒謬。

我不喜歡那種甚麼"你我都推了一把"或"家庭或社會也有責任"這種調調的評論,簡單說這就是屁話,每個人成長都受各種環境影響,硬要這樣講你幹甚麼事都是家庭或社會的責任。我覺得鄭單純就是"想死但不知道怎麼死",硬要探究背後原因是沒意義的,想死的人有自己的理由。但我想到的是,如果有一種方式讓他真的能夠自殺又不痛苦,他或許會選擇自我了斷而非殺人。還記得報導裡他跟獄友說"不怕死,但怕過程太痛苦"。我記得我以前希望能有一種藥能吃了就簡單死掉,粗糙概念可能就是外層是安眠藥裡面是毒藥,這樣你可以在昏迷後再被毒死,有點像把注射死刑藥丸化。我不是當下想自殺,而是覺得可能未來活到哪天突然不想活了可以有個簡單又不痛苦的解脫方法,如果現實有這種藥我想鄭捷犯案那天就會是他一個人死在家裡,也不會有殺人事件了。

所以我蠻不能理解今天要拿他開刀的理由,他不比其他死刑犯更壞,讓他插隊先槍決只是政治手段,但政治用人命來操作未免過頭了。我更不能理解很多人在歡慶他的死亡的心態,我不認為剝奪任何生命是應當開心的。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跟Larry聊天正好談到這個,正好思考了一下社會福利的原理。

科技是一定會持續進步的,機器取代人力也是必然的,也就是失業率一定會一直上升。過去種田要一整家子揮著鋤頭耕田,現在一個人開著耕耘機可以耕過去一整個社區的田。因此最大的問題是:科技帶來的好處應該怎麼分配?

來假想一個情況:假設未來車子都自動駕駛,所以計程車都變成無人車,也就是說計程車司機都要失業了。可能有些人的直覺反應是既然這樣那就反科技,都維持原樣就好,但這是不切實際的,更低成本更有效率的生產或服務是一定會普及的。換個角度想,如果某甲是計程車司機要開一整天車才能賺一點錢,現在他的車子自己會開,他可以坐在家裡就賺到稍少(既然機器取代人力那自然車資應該更便宜)但一樣不差的薪水,某甲應該欣然接受才對啊。

但現今社會最大的問題是科技取代人力帶來的好處全被資本家拿走了,自動駕駛普及後無人車必然是由大公司大量購買汽車配上其控制與導航系統來經營,也就是前面某甲不但拿不到任何好處,還丟了工作。接著報章媒體就會說他沒有競爭力,不努力,草莓族,所以才會失業。而某甲中年失業也沒法再學習甚麼新技能,自然就被社會拋棄。這是不是很常見到的劇本?那仔細思考請問某甲有做錯甚麼嗎?他原本好好的當司機,開車開得好又會認路也算是有一技之長,但一個方便的新科技的出現反而讓他無法生活。

就因為資本社會企業的規模經濟必然會造成這種不公平,所以才需要政府社會福利的介入。既然靠市場無法讓某甲直接得到科技帶來的好處,那只好透過政府把企業全拿的好處收一部分回來再分配回去給某甲,這才是真正的公平正義吧!可是每次提到加稅時企業或有錢人又開始靠北說他們繳的稅已經佔國家稅收的百分之80,為什麼還要加他們的稅,這又是常見的詭辯!想想一般受薪階級為什麼繳那麼少稅?因為薪資過低,扣掉基本免稅額後一般人要課稅的收入根本少得可憐,自然繳不了多少稅。所以窮人不是不想繳稅,他們是收入差到不用繳稅!如果他們能年收入幾百上千萬他們很樂意繳個幾十萬稅出來的。所以資本家一方面將薪資壓得奇低,另一方面還可以大言不慚說窮人不繳稅,這就是不要臉到極點的例子,但類似言論卻常常在媒體播送。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半夜有個大腸花節目,就是學運參與者的幹譙大會,很好笑,也說了不少媒體鎂光燈沒捕捉到的事。

1. 不知道為什麼新聞都只報"學運",明明從頭到尾就一堆各種NGO團體跟社會人士參與其中。
2. 為什麼會變成太陽花學運?只因為不知道哪個傢伙送了太陽花進到議場就變成代表物了......
3. 決策小組黑箱,退場也沒徵詢足夠人的認同。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7.html
學運成就了什麼 ── 給參與學運的學生們 彭明輝

"民主的根基在於民眾的覺醒與判斷是非的能力,奴性與無知的人不配享有民主。"
這句話大概說明了台灣過去的情況。為什麼過去鬼島會讓人覺得絕望?因為政治上太多只分藍綠的蠢蛋,投完票後甚麼也不做隨便政治人物亂搞,政治人物既然沒壓力就真的亂搞一通給你看。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喜歡丟下一句"你懂嗎?不懂出來抗爭甚麼?"但放眼各種社會運動,是否每個參與者都”懂”從來不是重點。國父革命時他手下所有人都懂他那堆”三民主義”理論是什麼鬼嗎?不可能嘛,一堆人應該只是反清或是想改革的普通人而已。再舉跟台灣情況很類似的歐美貿易協定吧,官方起初也是想偷渡,但民間提出質疑。你說質疑的人都懂整個貿易協定嗎?有些質疑者只是農夫怕他的農產品無法競爭,有些人是看到貿易協定”賦予企業權力去告外國政府”而認為這很危險,因此出現各種抗爭活動,這協定現在還在繼續協調中。知識分子在活動中是必要的,因為有些問題需要有專業知識才能發現,並要透過他們傳達下去,但這不表示每個去抗議蓋核電廠的人都需要有核子科學博士學位。

服貿協定包含各種行業,我不相信全台灣有誰敢說自己"懂"服貿,也許你是特定產業的專家,但換個產業雙方的競爭優劣你就不會那麼了解了。所以別再用"不懂就代表你是被煽動的"這種理由來批評參與者了,條約內容好壞需要討論,但這件事有個所有人都能看到的錯誤地方,就是"我們的法律不該是立委用小孩吵架偷作弊的方法30秒通過的"。

社會運動近年就只有參加過兩個,一是東海大學抗議後面工業區廢氣的遊行,再來就是這次立法院外的短暫駐足。這兩次都是極其和平的抗議,也沒甚麼顯著的政黨色彩,都是學生為主為自身利益做抗爭的。當然我猜這次第一波衝進去立法院的行動有可能是民進黨策劃的,畢竟有點神奇,但之後外面聚集數萬人來聲援多是透過PTT或FB的消息自發性前往的人,物資補給也是網友自動出錢出力提供的。我猜如果這次只是以民進黨的名義在那邊號召的話應該現場人數剩不到三成。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07 Sat 2013 15:45
  • 正義

剛在公視看到轉播哈佛教授Michael Sandel上的"正義"這堂課,正好講到資源分配不均這塊,蠻精彩的,把John Rawls的"正義論"加進我待看書單。

什麼是正義?課堂上說是所有人在無知的面紗(Veil of Ignorance)後面,意識到自己可能身處在最窮困的階級時,這時制訂出的社會規則才叫正義。也就是說做的事情是對最底層的人有利的就是正義,而不是像經濟學在追求"最大化"(成長、產出、etc)。

可以看出許多哈佛學生是從小受資本主義教育長大的,認為自己的一切全是靠"努力"得來。這些人的功利主義想法大概就是美國一些資本階級的代表,他們的觀點就如同電視上常看到的一些CEO或有錢人認為他們的一切都是努力得來的,政府不該課稅,該放任自由經濟等等。但教授藉由Rawls所說的,就算將所有人拉到同樣起跑點,想用努力來衡量報酬仍然無法達到公平。只要大家同時起跑的賽跑就公平嗎?請問一場所有人都能參加的賽跑誰會贏?身體強壯的人會贏。有人做一件事要三天,有人做一小時就完成,你能說前者比較不努力嗎?但這社會衡量努力的標準是用"產出",也就是我們的規則認定前者不努力,這就是功利主義的根本謬誤。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5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