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越來越讓人疲累,身上累積的傷也越來越多。手腕扭到沒休息根本不會好,脊椎側彎又每天背那把槍讓右半身很痠通,更不用說單戰課不斷臥倒與伏進下造成的瘀傷與破皮了。下周的課程更是可怕,單戰一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不含鑑測的話下周是新訓最後一週了,而新訓之後的日子似乎是值得期待的!

身為演員訓練營,當然不能少了客串真正演員的練習。民視的新兵日記每週都在營區裡拍,因此操課時常常就看到另一組人在旁邊拍戲,有時也會被拉去當臨時演員,像這週就被抓去當背景。不愧是有名的歹戲拖棚台,從我們進來之前就在拍,拍到現在我們2個月新訓快結束了,聽說新兵日記才拍到新兵入伍第二週。

這週開始變成打飯班,不過因為原本就是資源回收班,所以還是維持與ㄆㄨㄣ為伍的日子。雖然說打飯班很累,早上要早起,中午沒午睡,晚上也會晚洗澡,但是我還蠻喜歡的。應該說各種公差我都還蠻願意出的,因為最大的好處就是:[脫離部隊掌控。] 當班長帶著少少幾個人做事時,就變成大家沒有拘束的閒聊時間。相對於在大部隊上得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規定幾點集合,在外面做事有的就是自由。出公差時可以盡情聊天,不會有人一直催你,只要有在做事又不要拖得太誇張就好。因此就算額外要出體力,但換來輕鬆與自由我倒是認為很划算。
此外打飯班早上不用跑步,而正好早上的跑步是我痛恨的一件事。不吃飯就跑步會讓我頭昏,我想是因為血糖太低吧,非常不舒服。而可以遲到早退也讓操課時可以不用扛槍,甚至躲掉一點操課,碰到一些很累的課程實這也算是好事一件。最後打飯班通常做完事後班長會帶去全家買飲料,也算是辛苦後不錯的報償。

--
國軍總是會有些荒謬的規定,像我們不能切水果,一定要班長負責切。或是說我們不能進餐廳的廚房,因此最後洗好的鍋具菜盆都得從廚房門口一一傳給裡面的班長,由他們負責搬去裡面放好。
跟班長聊天也聽到他在抱怨另一個規定,就是平常就寢後與起床前的一個小時內禁止下床。
班長:[如果入伍生跑來跟你說他很急要去廁所,你又不能不讓他去,不然他打電話給旅長,旅長就會來罵我們(模仿旅長的聲音):[怎麼可以不讓人家上廁所呢?]]
班長:[你讓他去了,結果這時候督導官來了,就會罵我們(又模仿旅長的聲音):[這個時間怎麼走廊上還有人呢?這是你們的缺失。]]
所以班長們也是很無奈的。

在這個地方,有各種奇怪的規定,當然下面也有各種奇怪的應對方式。所以大家會有默契,只要不要出事,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好。這種氛圍還蠻維妙的。

--
當兵會變笨嗎?或許該說是與現實脫節吧。在裡面整天關心的是幾點集合、內務有沒有做好、今天課表累不累、甚麼時候可以打混這些極度無聊的小事,平常聊天都是一些沒營養的黃腔跟垃圾話,連北韓打南韓這種消息都隔了幾天才聽說,在裡面的確像是處在另一個畸形的世界。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