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to-invade-next-poster.jpg

Where to Invade Next

Michael Moore 2015的新作,這片一樣拍很好。歐美的差異大家都知道,但討論似乎常著重在一些細節制度優劣的爭辯,這片等於做了一個統整,用很淺白的角度帶出全局。片中用歐洲各國的一些和美國迥異的制度做比較,藉由訪談讓人了解為什麼會有這些差異。整體來講我覺得可以下個結論:"社會抱持怎樣的想法就會產生怎樣的制度,而怎樣的制度就會產生出相對應的後果。" 也就是說如果你越是懷疑人,制度越是把人當成沒有思考能力的動物在管,那出來的結果就是人們配合這個制度更趨向不思考只靠動物本能的惡性循環。但如果你的制度越相信人的思考判斷能力,那人們在配合制度的同時就會越訴諸理性,自然產生正向結果。

眾所皆知美國信仰的極端資本主義就是只相信人性最本能或卑劣的一面,相信人的自私、相信弱肉強食、相信個人利益,所以出來的制度就是這種想法的實現,不信任社會或政府,不支持社會福利。在這種信仰下會產生踩著他人屍體爬到頂端的最強者,但卻讓許多無法競爭的一般人生活都過得困難。歐洲的思考方式卻完全反過來,這並不是說歐洲不信資本主義,歐洲的整體制度還是建立在資本主義上,但他們的制度對社會是信任的,注重對人的尊嚴的保障,相信基本的平等以達到公平競爭,相信教育跟社會制度可以讓人不被動物本性主導而發揮出符合社會期待的那面。

義大利的假期:片中講義大利人一年有兩個月的有薪假,這不包括國定假日。為什麼呢?因為休假才能釋放壓力,且人活著是為了享受生活不是為了工作。老闆也贊成這種制度,因為員工工作時是快樂的。當然眾所皆知義大利近年經濟不好,導演也強調他是拿優點討論,而我覺得真正該思考的重點於這種制度設計背後的出發點與心態。

法國的營養午餐:看法國小學生的營養午餐菜單是台灣人要去西餐廳才會吃到的菜色。為什麼法國美食世界聞名?看得出來真的是從小教育做起。一般所謂懂得吃的老饕也是吃過各種好的食物才能比較優劣,如果從小就只吃夜市小吃或便當的人,怎麼分辨得出料理好壞?我並不是要貶低一般小吃或是說西方食物比東方好,這裡講的是對品質好壞的欣賞判斷能力。比方說如果一個人從小的美學教育就只是漫畫,他怎麼會懂得欣賞那些世界名畫的美?

芬蘭的教育:一個國小一週只上20小時課的的國家教育水準全球第一,對比台灣小學生天天上整天,上完還有課後輔導補習,這結果真是最大的諷刺。他們建議美國取消SAT制度(就類似台灣的聯考),因為這種制度只會讓學校教學專注在應付考試,而不是讓學生學真正必要的知識。裡面提到一點很有趣,就是說芬蘭教育是平等的,每間學校都一樣且規定不能收學費,因此有錢人的小孩沒有高級的私立學校念,那有錢人只好設法讓公立學校盡善盡美,自己小孩才能受到好的教育。而芬蘭學生去美國交換最不能適應的是一堆選擇題(台灣更多),他們從小的思考訓練就是問答題。

挪威的監獄:普通監獄根本像鄉間渡假村,而最高戒備的監獄也只是像個社區活動中心,牢房裡設備比一般台灣人住的套房還好,且犯人都有自己房間的鑰匙。挪威相信對人的尊重,就算之前出的殺人魔事件後挪威人一樣信任他們的制度。訪問一個受害者父親,他的發言更是讓人敬佩他們理性的程度,一般受害家屬的反應通常就算接受審判結果,難免還是會有親手殺人報復的慾望,但這父親說了"我不會沉淪到認為自己有和那個殺人魔一樣'自以為有剝奪別人性命的權力',不,我沒有這種權力"。在這樣一個對人性極度尊重的監獄環境,挪威的再犯率是20%,近年還犯人太少一直在拆除監獄,反觀美國的7成多再犯率,台灣也差不多是這個數字。
這裡可以比較一下美國的監獄,極狹小的空間,把人犯當動物在管,於是犯人就照你的要求發揮動物本能,為了爭取空間彼此攻擊,為了自我保護而結成幫派互相廝殺,完全帶出人最兇惡的一面。

德國的反省與勞工權利:片中直接從學校教育帶人看到德國如何面對二戰的屠殺。他們不是選擇隱瞞,是直接讓小孩體會當時的情境,認識那段歷史,而自然更深切體會不能讓這歷史重演。而德國勞工如果壓力過大醫生可以開處方讓人免費去水療按摩,見似匪夷所思,但受訪對象解釋後就明白了,適當放鬆可以讓身體不會生病,相對地省下了可能的醫療資源。看台灣許多人過勞身體出問題的,如果拿生病後用的健保資源來比,何者才真的昂貴呢?

葡萄牙的使用毒品除罪:葡萄牙除罪了15年毒品使用人數反而下降。重點就是對毒品一味防堵是無效的,但受訪者也說了不是簡單除罪就解決問題,而是要整個醫療體系配合把吸毒者當病人,給予治療,讓他們能脫離毒品。這段導演試圖想把美國掃毒連結成不想讓黑人投票是有點牽強。片中的葡萄牙警察還特別向美國喊話要美國廢死,因為那才是對人的尊嚴的尊重。

突尼西亞與冰島的女權:有些觀點蠻有趣,就是男性通常自私,女性注重群體。男性有好勇鬥狠的性格,女性會避免戰爭設法用言語溝通解決問題。因此女性參與重要決策通常是有益的。

常想台灣主流想法似乎是更接近美國的,但以前背三民主義的時候還蠻明顯感覺到整個立國思想是充滿社會主義的,所以為什麼會變這樣呢?是因為親美且與美國頻繁貿易往來,加上重商主義讓台灣社會傾向唯利是圖嗎?就像開頭說的,你社會抱著怎樣的想法就會有怎樣的制度,如果你沒有歐洲那種以人的自由、尊嚴為出發點的觀念,你東施效顰立的制度也只是有名無實。當社會信奉著拿低薪是勞工自己的問題,信奉著免費加班才是好工作態度的奴隸心態,就算去東抄西抄訂出了那套勞基法,最後還是會附上那可笑的"重罰兩萬"罰則讓整個法成為一個笑話。或是像一例一休,如果社會根本沒有歐洲那種要適當休息釋放壓力才是健康工作的基本心態,自然搞出來的制度也沒法得到支持。

其他諸如廢死、毒品除罪、女權等議題也一樣,如果有歐洲那種對人的尊嚴、平等極度在乎的基本理性態度,自然會推展出類似的制度。但如果心態整天只停留在相信人的劣根性,從報復、處罰、壓迫等態度出發,那自然永遠跳不出那些過時法令的框架,更可悲的是很多這類人還沾沾自喜自以為是正義的一方。

創作者介紹

ilw4e@yahoo.com.tw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
  • 左派的導演對社會主義歌功頌德並不意外,倒不覺得有所謂過時的法令,有人曾經以為納粹刑法是法學與自然科學結合的歷史終點,結果只證明文明的演進也會大開倒車,現在同樣有一批人權信徒,覺得凡事都沾點人性尊嚴,就是大同世界歷史終點,左派最讓人噁心的就是總覺得自己全知全能能當上帝,自己的意識形態非得加諸到別人身上,然後這邊抄點、那邊改點就能建構完美社會模型,右派看似狂妄噁心,卻謙卑的討喜,知道自己是廢材,願意讓社會這有機體自己成長,不覺得有哪種價值選擇是必然,左派常說實然倒不出應然,話雖如此,不過起碼這個實然還有個千絲萬縷的事實和歷史演進作為正當性基礎,應然卻總是左派的嘴砲價值觀,每個國家有各自的資源歷史脈絡文化,全部走向單一價值,就是削足適履

    此外真實的運作中歐洲的人權法院一樣會各種轉彎,不比美國好多少,尤其在恐怖主義這頂帽子下
  • 不,這種簡單左派右派論點就是未經思考的衝動結論,建議你可以去聽哈佛的那堂"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BdfcR-8hEY
    這門課介紹了各種政治哲學思維,從自由派、效用派、John Rawls、亞里斯多德等等理論,然後辯證,沒有明確講出優劣,不同時候不同理論也各有用處,但經過思考自己可以判斷何者是更合理

    說左派自以為是上帝更是莫名的跳針,完全不知道這種奇怪的論述是怎麼來的。社會的進步或更適制度的演變是經過理性思辨跟實際運作實驗後的成果,為什麼人類會由部落社會變成君主集權國家演變成民主?這就是社會的進步。反而是你這種把右派制度當成信仰的才是狂妄自以為是上帝的範例吧。

    ilw4e 於 2017/06/26 19: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