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喜歡丟下一句"你懂嗎?不懂出來抗爭甚麼?"但放眼各種社會運動,是否每個參與者都”懂”從來不是重點。國父革命時他手下所有人都懂他那堆”三民主義”理論是什麼鬼嗎?不可能嘛,一堆人應該只是反清或是想改革的普通人而已。再舉跟台灣情況很類似的歐美貿易協定吧,官方起初也是想偷渡,但民間提出質疑。你說質疑的人都懂整個貿易協定嗎?有些質疑者只是農夫怕他的農產品無法競爭,有些人是看到貿易協定”賦予企業權力去告外國政府”而認為這很危險,因此出現各種抗爭活動,這協定現在還在繼續協調中。知識分子在活動中是必要的,因為有些問題需要有專業知識才能發現,並要透過他們傳達下去,但這不表示每個去抗議蓋核電廠的人都需要有核子科學博士學位。

服貿協定包含各種行業,我不相信全台灣有誰敢說自己"懂"服貿,也許你是特定產業的專家,但換個產業雙方的競爭優劣你就不會那麼了解了。所以別再用"不懂就代表你是被煽動的"這種理由來批評參與者了,條約內容好壞需要討論,但這件事有個所有人都能看到的錯誤地方,就是"我們的法律不該是立委用小孩吵架偷作弊的方法30秒通過的"。

社會運動近年就只有參加過兩個,一是東海大學抗議後面工業區廢氣的遊行,再來就是這次立法院外的短暫駐足。這兩次都是極其和平的抗議,也沒甚麼顯著的政黨色彩,都是學生為主為自身利益做抗爭的。當然我猜這次第一波衝進去立法院的行動有可能是民進黨策劃的,畢竟有點神奇,但之後外面聚集數萬人來聲援多是透過PTT或FB的消息自發性前往的人,物資補給也是網友自動出錢出力提供的。我猜如果這次只是以民進黨的名義在那邊號召的話應該現場人數剩不到三成。

似乎有些媒體想把這次包裝成暴民似的抗爭活動,睜眼說瞎話的能力也是讓人大開眼界。媒體可以無視外面自發性聚集的數萬人的訴求,而把所有焦點關注在立法院內那幾張被拿起來檔門的那些椅子而批判這是破壞行為。我發現鬼島媒體不只會把新聞戲劇化,甚至還能自行編劇自己創造新聞,立法院被破壞了一億元的東西?立法院整個拆掉重建搞不好都不用一億。NCC平時在那邊管卡通有沒有出現抽菸畫面要打馬賽克,怎麼這種鬼扯新聞卻完全不管?媒體如果淪為純意識形態宣傳工具,那跟共產國家的洗腦文宣有甚麼差異?你看過哪個暴力抗爭活動只是靜坐在那邊,還在那邊給你垃圾分類,還清理抗議會場的髒亂,還不忘關心警察?

學運之所以珍貴就是因為學生單純,還有點浪漫主義色彩。我不懂那些嘲笑或批評的人的想法,也許這抗爭是徒勞,但至少這些人在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老一輩的也許已經對立法院總是用鬧劇般的方式在那邊表決法案習以為常,但對年輕人來說你們留下來的這些爛習慣爛制度不代表下一代就要承襲,你們習慣忽視自己的權利讓民意代表胡作非為不代表下一代就要跟著妥協。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