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在公視看到轉播哈佛教授Michael Sandel上的"正義"這堂課,正好講到資源分配不均這塊,蠻精彩的,把John Rawls的"正義論"加進我待看書單。

什麼是正義?課堂上說是所有人在無知的面紗(Veil of Ignorance)後面,意識到自己可能身處在最窮困的階級時,這時制訂出的社會規則才叫正義。也就是說做的事情是對最底層的人有利的就是正義,而不是像經濟學在追求"最大化"(成長、產出、etc)。

可以看出許多哈佛學生是從小受資本主義教育長大的,認為自己的一切全是靠"努力"得來。這些人的功利主義想法大概就是美國一些資本階級的代表,他們的觀點就如同電視上常看到的一些CEO或有錢人認為他們的一切都是努力得來的,政府不該課稅,該放任自由經濟等等。但教授藉由Rawls所說的,就算將所有人拉到同樣起跑點,想用努力來衡量報酬仍然無法達到公平。只要大家同時起跑的賽跑就公平嗎?請問一場所有人都能參加的賽跑誰會贏?身體強壯的人會贏。有人做一件事要三天,有人做一小時就完成,你能說前者比較不努力嗎?但這社會衡量努力的標準是用"產出",也就是我們的規則認定前者不努力,這就是功利主義的根本謬誤。

因此Rawls所說的公平不是要把人拉到同樣位置(這就是有錢人最愛用的詭辯,大家起跑點都一樣,真的一樣嗎?),而是承認有天生的不平等,有資源的不平等,那要如何達到正義呢?就是要從最終的價值分配來平衡這些差異,也就是透過課稅等手段來重分配。這時前段班的人又說了,你把我們的報酬都拿走我們就喪失了努力誘因了。但Rawls提到該拿走多少是要看是否是對最底層的人是有益的,如果我拿走你90%讓你不想貢獻社會了,這反而造成底層人的傷害,那就代表拿走太多,因此這中間存在個平衡點。

再回到開頭,無知的面紗這個假設是思辨過程中很有意思的前提。因為一般人總是從自己已知已得的階級資源地位做出發點在思考事情,但唯有拋開這一切,意識到你自己如果運氣差點極有可能出生在社會底層,無法受教育,家庭債築高台,然後你才會認真思考該捍衛哪些價值,思考怎樣的分配才叫做正義。

我覺得Rawls最厲害的地方是用邏輯思辨把"公平"、"正義"這些見似空泛的名詞做了完整的解釋,也幫助我釐清一些我思考的不完整之處。我之前說過,我覺得任何齊頭式的社福政策都是好的,消費券、全民健保等等的都是,為什麼呢?因為同樣額度的福利政策對最底層人民的效用一定遠大於富人。很多美國富人批評歐巴馬的食物券政策,認為政府亂花錢拖垮財政,但他們又想藉話術來轉移焦點了。政府不該花的是打伊拉克的軍費,政府財政赤字是因為富人跟企業繳的稅太少,社福政策正是那政府唯一該做的一點小事了。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