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73321262

不朽-米蘭昆德拉

昆德拉透過這本書解釋他的寫作邏輯,不是傳統小說如公路般一路直直開向終點,而是像走小路一樣隨處停留,隨意走上岔路兜個圈,因此多了許多插曲。但要跟著他一起沿路玩樂欣賞風景不是件簡單的事,像要有一些古典音樂作曲家的名字的基本常識,或是要讀過托爾斯泰、杜斯妥也夫斯基所寫的文學名著,才較能跟上作者的帶領。所以昆德拉的書對大學以前的我來說絕對是天書,到最近幾年才比較能欣賞他的作品。

我佩服昆德拉的地方是他的邏輯組織能力,能將觀察到的現像化成文字融入故事中。比方說書中提到的意識型態與意象型態,我想很多人都隱約能感覺到這些東西,但卻只有昆德拉能如此清楚用文字將其表達出來。

作者也是相當善於玩弄觀眾的。讀他書的時候如果隨意將自身投射至某個自己認同的角色時要相當小心,因為很有可能下一頁你認同的對象就變成被嘲笑的對象。當作者透過甲的觀點嘲諷乙的時後不代表他就認同甲的觀點,因為作者很清楚這世界並非由正反構成的。

我看到書中一段描述阿涅絲碰到一個小男孩的故事忍不住大笑。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故事,阿涅絲碰到一個小男孩用手當槍假裝朝她射了幾發子彈,她很平靜地對小孩說:[你是白痴嗎?] 小男孩愣住了。她又說了一次:[當然,沒錯,你是個白痴。] 小孩快哭了,說:[我要去跟我媽媽說。] 阿涅絲:[去阿,去告狀阿。]


捷克人的幽默

很多人說英國人幽默,但英國文學中我實在找不出什麼幽默的點,相較之下捷克文學更讓常讓我會心一笑。

阿弗納琉斯教授是書中一個戲分不多的角色,但我覺得他很有可能是全書最重要的一個人物。這個人物做了兩件事:1.頒發十足蠢驢證書給貝爾納 2.進行一個遊戲,晚上去慢跑的時候帶著一把菜刀,沿路把路邊的車輪胎刺破。

不妨藉由昆德拉的評論來了解這個人物吧:
如果我們拒絕將重要性賦予一個自以為重要的世界,如果我們在這世界上找不到任何回應我們笑的回音,那我們只有一個解決辦法,那就是把世界當成一大塊東西,把它變成我們遊戲的對象;把它變成一個玩具。阿弗納琉斯在玩遊戲,而遊戲是他在一個沒有重要性的世界裡唯一看重的東西。

教授的遊戲大概最忠實呈現了捷克文學的幽默。教授跑去建議環保人士學他這樣做就可以讓汽車大量減少,他明白這樣做對方不會覺得好玩,但因為他自己覺得好玩所以他這樣做。而當他因為被懷疑性騷擾而被逮捕時,他堅持不肯說出他菜刀的用途,就算因此被當成強暴犯也不願透露他的遊戲。這個角色就如同哈謝克筆下的好兵帥克,或是赫拉巴爾我曾伺候過英國國王裡的揚迪特,他們用自己的一套幽默在這世上遊戲,不求認同不求理解,就只是認真玩著自己的遊戲。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