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正義不是那麼簡單的非黑即白。

背景設定在戰後,這片相較於戰爭片,反思的角度又更特別了一點。

相對紐倫堡大審裡受審的是那些在上層領導階級的戰犯,這片受審的卻是那些最下層的戰犯。就如同主角同學所說,這幾個人的所做所為固然該死,但他們只是正好被集中營生還者寫書揭露的少數幾個守衛而已,戰時有幾千個集中營,和他們做類似事情的人到處都是,也許正是他們的父母、親人、長輩,他們不過就是整個上一代罪惡的幾個象徵而已。這也點出了納粹建立的國家機器的可怕,許多德國人以一貫一絲不苟的態度認真工作,卻成為了大屠殺的得力助手。這些人也許或多或少意識到自己行為的錯誤,但由於自己相對國家組織的渺小,只好將道德良知暫時摒棄。對漢娜來說當守衛就只是一個工作,也許以她文盲的自卑當時還覺得找到了好工作。可見當"國家"透過"教育"宣傳理念的可怖,可以讓人無法意識到自己的惡。而審判帶來了公平嗎?說謊者替自己脫罪,誠實者承擔了所有罪過,又是另一場戲罷了。

男主角似乎希望漢娜在獄中好好反省過去,但漢娜卻說她幾乎不曾回想過去。漢娜對於男主角似乎正是那不可承受之輕,她不願計畫未來與不願回憶過去是男主角永遠無法理解的。

片尾男主角拜訪了猶太倖存者,倖存者靠賣書賺了大錢,鏡頭帶出她奢華的豪宅,與先前鏡頭下漢娜簡陋的監獄成了強烈的對比,似乎又感受到了些許的諷刺。

最後我想到台灣對廢死的爭議。我不認為兩邊有哪邊一定對,當重大刑案發生時輿論天平倒向一邊,而當冤獄出現的時候天平又向另一邊傾斜。我最大的疑問是"人有沒有權力剝奪另一個人的生命?" 終身監禁是將人革除在社會之外,類似流放,有其必要性,但死刑卻是為了滿足社會報復的快感,這樣看起來似乎只是為了省資源而已?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