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_05.jpg

Landscape In the Mist (Topio stin omichli)

希臘導演Theodoros Angelopoulos 1988年的片子,他也是"永遠的一天"的導演。這部片讓人坐立難安難以下嚥,一方面是步調慢,另一方面是沉重的劇情。

一部很痛的電影。兩個小朋友踏上尋找父親的旅程,然而這個父親卻只存在弟弟的夢境中。一個沒有終點的旅程,前半段見似有趣的旅行電影,到後半段卻是如此殘酷。

兩個小朋友出發時的心態多單純,只因為弟弟的夢境,就決定跳上火車去尋找那個從未謀面亦無音訊的父親。雖然很快就聽到舅舅說"父親在德國"只是母親編出的謊言,兩人還是毅然繼續往德國前去。與其說在尋找父親,不如說他們在追尋"父親的形象",準備當兵的少年問他們要去哪裡,他們只說要去北方,少年以為他們想保持神秘,實際上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北方"或"德國"與其說是一個地理位置,不如說是一個永遠達不到的夢想,一個只有死亡才能達到的地方。

IMDB介紹上寫"他們在找尋父親的旅程上也從小孩成長到青年",然而與其說成長,我覺得應是說被世界無情地吞噬。當小男孩肚子餓了走進餐廳想要吃東西,廚師卻叫他要幫忙工作才能吃。他們搭上貨車司機的便車,姐姐卻被喝醉的司機侵犯了。最後姊姊在火車站向一個士兵要錢,良心掙扎許久是否要和小女孩性交易的士兵走到隱蔽處,小女生跟上去,這是最讓人心痛得想哭的一幕。讓人難過的是這個世界讓這兩個小孩學到的現實是一切東西都要靠交易才能獲得,甚至是用自己的身體來交易。

片名為"風景",片中導演也加入許多奇特的"風景",如一場雪讓所有人都凝神望向天空,只有小姐弟倆人在街上走著,周圍世界似乎真的成了幅風景畫;升旗時所有人都不動,只有小弟弟獨自走過軍隊前面,這也是另一幅風景畫;片尾姐弟兩人抱住那顆樹,也融進了最後一幅風景畫。這是否意味著原本能自由獨立的兩個小朋友終於被周遭世界吞沒了?

單純的小孩世界與殘酷的成人世界差異多大?當莫名出現的小提琴手進餐廳演奏,小男孩放下手邊工作聆聽,聽完還鼓掌,餐廳老闆一走出來卻把小提琴手趕走。夜晚有人將一匹將死的馬在雪地上拖行,小男孩看著馬屍嚎啕大哭,後方卻是一群歡喜慶祝婚裡的大人。小孩只會想到要搭上火車去目的地,大人卻會來查票、會在邊境檢查護照、會射殺想偷溜過境的人。

"If I were to shout, who would hear me?" 騎摩托車的少年在這世界一樣茫然無助,他的吶喊有人會聽到嗎?
世界正像他們撿到的模糊底片,一片白茫茫的後面有什麼東西?或許甚麼都沒有,只有一片空無。少年開玩笑說霧中有一顆樹,但這想像中的霧中風景卻在兩姊弟死後才得以看到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