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各種課程到這週就結束了,最後一週是各項目的鑑測,而基本上成績都打好了所以輕鬆測就好。這周許多課班長都找些其他新花樣來上,畢竟除了打靶外其他的都練得差不多了。

這周應該很操勞,然而我卻過得恍恍惚惚的,因為在打飯班會讓一天的生活全是圍繞著打飯。一早起床就去打飯,等第一節課快結束才去上課,而中午又提前一節課走,早上四堂課瞬間少一半,下午情形亦然。因此除了閃過了我最痛恨的晨跑外,還加上不用背槍、上課時間大減,頓時覺得與之前的辛苦操課有種脫節感。然而打飯卻也不輕鬆,除了抬菜打菜外,洗鍋子最讓人頭痛,尤其是碰到有魚或豬腳時的蒸籠或鍋子,洗起來真是要人命,再加上這周寒流來,手在冰水裡都快沒知覺了。

這周碰到一個可惡的伙房,硬是讓我們晚上刷了一個半小時的鍋子,還用硬幣跟石頭硬刮。我覺得軍中很多這種腦殘的人,像這個伙房,我們鍋子不送回去他也沒法走,又或是像一開始體檢碰到的一個班長在那邊死不肯回答問題,都是同時要浪費自己跟其他人的時間。

班上的"老大"被驗退了,這週回去就不用回來了,大家羨慕他的同時當然也有點不捨。一週後其他人也要去不同地方受二階段訓了,漫長的新訓也接近尾聲。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