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上6點鐘被從床上挖起,睡眼惺忪地搭上公車,然後在鐘聲敲響前一分鐘踏進校門,這就是我,一個再平凡不過的高中生。有時候會回頭看那些晚了一兩分鐘的倒楣鬼,被校門口教官叫住登記學號,心中暗自慶幸自己不用中午跟他們一起到教官室報到。
    無聊的生活,無聊的學校。連把紮進去的制服上衣拉出來都好像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在愚蠢的男女分班制度下班上全是男生,講每一句話好像開頭都要加個國罵「幹」才是適當的說話方式。渾渾噩噩地過著日子,老師在台上講他的課,我們在底下傳著漫畫書寫真集。青春似乎不該浪費在這些東西上,但生活就是這樣乏味,也就只能將就一下,得過且過吧。
聯考,似乎是個設定好的倒數計時碼表,當倒數結束鬧鐘響時,就宣告著一個階段的結束。一年前高中聯考宣布我們的國中生活已經結束了,而現在大學聯考則正在倒數計時。似乎時間還久,卻隨時提醒你它的存在,讓你心頭有壓力。
    老師總是說著要好好唸書,考好聯考,考到好學校後你就輕鬆了。國中被騙了三年,到了高中,另一批老師又重複著同樣的論調。似乎大部分的同學都甘願再被騙一次,人總是想說服自己去相信一些聽起來很美好卻不存在的東西。然而我卻不想再上當了,所以我不再用功而開始放縱玩樂。這就是年輕的無奈,手上擁有的選擇權不多,要嘛就是乖乖聽話唸書,不然就是泡網咖看漫畫看小說不聽課。面對這僅有兩個選項的選擇題,我簡單選擇了後者,而幾年之後我回想起來會發現這是個不錯的選擇。
    從此以後我都坐在教室最後一排,一天用八節課的時間看完30本漫畫,考試考完就衝去網咖包台一整天。在我這還不成熟的心智裡,連"學壞"都是那麼卑微,這些小小的墮落就足以滿足我那一點對叛逆的渴望。
    我一度以為高中的三年都將是像這樣混吃等死的無聊日子,直到我認識了瀟。

xxxxxx

    瀟,他是個怪人。但話說回來,"怪"不是一個很好的形容詞,因為沒有人不是怪的。這樣說吧,你有看過哪兩個人完全一模一樣嗎?你也許會說:「雙胞胎長得一樣。」但我卻得提醒你,你應該說"長得很像"而不是說"長得一樣"。而就算真的長得一樣,他們的行為跟想法卻也一定有所不同。因此每個人都很怪,因為每個人都一定有不同於他人之處。
所以我換個說法好了,瀟是一個和主流差異很大的人。當然這形容也是抽象的,我只好舉個具體的例子來跟你說清楚我的意思。
    瀟,他是個劍客。
    請不要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第一次聽他這樣說的時候我也想大笑。
    那是我們第一次談話,在學校某個偏僻的角落。當時才剛進高中不久,瀟跟我雖然同班卻還不認識。那天體育課提早下課,我們不知怎麼就晃到操場的角落,我隨口問他有什麼興趣或嗜好,他回答說:「我喜歡練劍,我是個劍客。」
    我當下的愣在那邊,懷疑我的耳朵有沒有聽錯。這是什麼年代了,還有劍客這種東西?心裡想他不是個神經病就是個武俠片看太多的瘋子!可是當我正想大笑的時候,我眼前卻白光一閃,定神一看,瀟手上卻已多出一把劍了。
    當時我傻在那邊,隔了半晌才開口跟他說:「好樣的,你竟然把真劍帶到學校來!」
    瀟卻一臉理所當然地說:「劍客當然是劍不離身的。劍在人在,劍亡人亡,你沒聽過嗎?
    「這是柄軟劍,我拿它當皮帶的。」隨即見他又熟練地將劍盤上褲腰。
    我呆了半晌,終於回過神來。原本想再跟他嗆上幾句,但此時上課鐘響了,於是我們很有默契地結束了這次談話,一起回到教室。
    事實上我到這時還是覺得他是個神經病,推想他大概是太迷武俠連續劇了,偷偷去買把劍來過乾癮。我們可是高中生耶,要我相信我同學是劍客?那還不如騙我說聖誕老公公是真的。

Xxxxxx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