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Chute (The Fall)

卡謬的第三本長篇小說,這本故事性不足,有點像沙特的"嘔吐"一書敘述故事主人翁的各種思想,因此也比較不好消化。這是我第二次看,相較第一次草草讀過,這次發現裡面很多觀點寫得很好。

說到卡謬總會提到存在主義,但我總是不太清楚存在主義的定義與界定。之前哲學課有提到過謝林,存在主義似乎是從他的"自由哲學"出發。其中沙特、卡謬、卡夫卡這幾個人的作品比較容易找共通點,都是點出事情或想法的荒謬性,回歸到人的"存在"、"自由"等本質。但尼采的書卻讓我覺得很難與前面幾個人一同歸類,也或許是他的作品更偏哲學而非文學吧。

卡謬這本書裡的針砭很精采,點出各種美德背後的自私想法,揭開所有虛假美好背後血淋淋的骯髒事實。這是自省,也是批判,就如同書中主角這個"懺悔審判者",藉著"懺悔"一個自己打造出來的虛偽形象,同時卻也在審判所有情況相似的人。這仍是虛假,但作者本就無意成就真實,就如書中所述,"對真實不惜任何犧牲的愛好是一種罪惡,有時是一種慰藉,有時則是一種自私。因此應先答應坦承,然後盡力說謊。"

相較於一般人反省缺點的同時又不忘鞏固自己優點,本書主角卻是更徹底的反省質疑一切,對"道德"的虛假與荒謬極盡嘲諷。書中沒有一個連貫的邏輯,但總是直接穿透所有偽裝、自憐與自戀,回到最根本的實情。更妙的是主角看穿了各種虛偽,選擇的不是揭發它們,反而是利用這些來讓自己形象更佳,想站在一個高人一等的位置審判它人,這就是主角的墮落吧。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