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幾年接觸了許多捷克文學,也許是因為我喜歡看捷克小說而去涉獵,或許是我喜歡的小說正好是捷克作家寫的,我猜可能兩個原因都有吧,只記得常常拿起有興趣的書,看到作者簡介就驚訝發現他是個捷克人。捷克小說是20世紀文學裡極亮眼的ㄧ顆星,哈謝克、卡夫卡、恰佩克、赫拉巴爾、米蘭昆德拉、伊凡克里瑪,各個都在文壇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作品也都是近代文學的經典。

諷刺是捷克文學裡的重要元素,哈謝克的"好兵帥克"嘲諷著一次世界大戰的奧匈帝國,恰佩克的"山椒魚戰爭"影射著法西斯,其他人則藉作品諷刺二戰的德國與後來的共產政權。然而相對於俄國文學的諷刺中帶有強烈批判,捷克文學更多的是自嘲,用輕鬆的口吻寫出自身的荒唐事,像講笑話般談述著周遭的慘事的與民族苦難,其隱含的強烈諷刺不輸俄國文學。

荒謬感也是捷克小說的共同特色。卡夫卡的"城堡"、"審判"、"變形記"情節都極其荒誕,赫拉巴爾的"我曾伺候過英國國王"裡也充斥著荒謬的情節。荒謬與寫實乍看似乎是反義詞,然而捷克小說卻將這兩者結而為一,告訴讀者荒謬才是最真實的人生。這些捷克作家常常藉由描述真實卻可笑的事情,表現出生活的荒誕與無奈。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許多導演對影評人是厭惡的,認為與其花時間寫評論,不如自己去拍片。

評論和拍電影是兩回事,後者想來是有趣許多,如果可以,我更想當作家,而不是個替別人作品寫書評的人。
因此我不喜歡太深入研究電影理論這塊,覺得意義不大,反而更在意故事劇本的精彩與否,以及畫面給人的驚喜程度。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總覺得人每天說太多話了。我驚訝於一些人能滔滔不絕的講著,讓其它人插不進話。常有人問我是不是很內向,如果說話少等於內向,那就是了。看到一個人我常常不知道要跟他說甚麼話,或是說,我根本沒甚麼東西想說。我一點也不關心他幾歲、住哪裡、念甚麼學校、近來可好等各種寒暄時的客套場面問題,我相信對方也絲毫不想知道我的這些資料,但很多人似乎受不了生活上有任何一刻的沉默,非得重複進行這種寒暄。
比起說話,我更喜歡聽別人說,最喜歡的是聽他人說自己的人生故事。因為我無法經歷他人的人生,所以這些故事格外珍貴。聽話也是個適合觀察人的時候,身為旁觀者可以注意其他人的各種小動作與反應,很有趣。

科學家總說人的大腦有多少潛能,但我想潛能也許終就只會是潛能,不會變成能力。人的天性就是不想思考,只有想不開的人才會對事情做深入了解。就拿我常舉的例子,當初之所以不想念電資是因為覺得電資人的語言狹隘,只有同樣念電資的人懂、會關心。也許你花了幾個月設計出來最暢銷的手機晶片,但一般人一點也不想知道你是怎麼設計的,也不想聽你說你在設計上做了甚麼聰明絕頂的嘗試,他們只想知道這手機外型好不好看、自拍出來的效果如何、有甚麼好玩的遊戲、還有待機時間有多長。書店最熱賣的書是企管、投資理財的暢銷書,但真正解釋投資理論的投資學課本卻沒甚麼會去看;如免洗餐具看完就不會再看的網路小說賣得很好,一本本流傳了多少年的文學名著瑰寶卻乏人問津。
人不願思考也不願研究,但有趣的是一般人卻很愛聽別人說一堆白話的大道理,並視其為真理。我總訝異於企管的書賣得好,想來大公司的老闆不會有時間去寫這種書,而看這些書的人也不會變成日後的高階主管,但偏偏有一些不相干的人跑出來"歸納"大老闆的行事風格,"整理"出這一本本談"管理"的書來招搖撞騙,也讓口袋荷包錢賺得滿滿的。勵志的書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這個世界荒謬得有趣。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