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妹從週五一直哭到週六,我很羨慕她。我裝沒事打著我的電腦,盡量不去看瓜狗,一個人哭就夠了。

我不知道這樣是對是錯,只知當初爸講出"安樂死"這詞時我直覺是反對的。雖然爸一直強調瓜狗的痛苦,但既然瓜狗喘著氣還是活下來了,也許牠並不想先走吧。不論人或動物,是否安樂死的問題,我比較傾向應該照當事者的意願,而不是苦不苦的問題。但西瓜不會說話,平常主要照顧他的人也不是我,加上連妹都同意安樂死了,我也不多表示意見。畢竟老爸老媽每天要幫她清尿以及看她這樣也是很累人的事情。

中午吃著排骨,腦中閃過骨頭要留給西瓜的念頭,然後想到以後沒有瓜狗等著吃骨頭了,眼淚又湧了上來。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The Dispossessed

沒料到在軍中有時間看完幾本書。無意在家裡翻到這本科幻小說,看了一半覺得寫不錯,發現作者原來是寫"地海傳說"系列的娥蘇拉·勒瑰恩。

這本的格局架構宏大,以烏拉斯與其衛星安納瑞斯兩個星球分別作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代表,透過主角揭開兩種極端社會美好表面下掩蓋的醜惡現實。不同於反烏托邦文學或是社會主義文學的單方面批評諷刺,作者透過自由意志的角度同時對兩方提出質疑,沒有孰優孰劣的結論,只留下各種未解答的問題。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an_on_the_moon.jpg

Man on the Moon

上周突然想起1999年的這部片。記得當初是和一群國中同學去電影院看的吧,看了一點就有人睡著,到中段大多數人都不想看了,我只好跟著大家走出電影院,但依稀記得當時蠻想把它看完的。因此特地抓了這個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我在電影院沒看完的電影。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鑑測週,就是無止境的等待。士官長說鑑測官見官大三級,果然第一天就見識到了。全身裝備都穿好,四連在輪流練刺槍隊形,就等鑑測官出現考試。結果等很久沒人,一通電話打來說改考筆試,所有人就衝回連集合場準備考試,真是他X的大牌。

第一天測射擊,我們連最後一個測。漫長的等待時間,陳排無聊地在用腳踢樹上的白蟻窩,還很專心地靠近觀察他的破壞成果。阿萬背著一個像是小女生的小背包在旁邊繞來繞去,邊走邊扭裝可愛(大家選擇忽視他...),還拿著相機在那邊拍。在風沙不斷吹襲下,等輪到我們連時已全身發抖,最後連上打出來的成績也有受影響(硬要找藉口XD)。原本看到連上快88分的成績以為還不錯,沒想到在四連中卻是敬陪末座。

第二天的行程因為下雨所以被打亂,只測了仰臥起坐與3000公尺。仰臥起坐看到前面二連每個都50下起跳,想說雖然是精實砲兵連也沒這麼誇張吧!結果前面同學看了第二輪後回頭說:[我剛偷數一個人,多報了六下。] 我說這種東西沒過偷加就算了,有過還要虛報這麼多是有沒有必要阿?等我們測的時候第一輪很正常地不少30-40下的,第二輪卻也出現一片60下的,看來我們連上唯一的戰鬥兵科裝甲官們果然爭氣!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基本上各種課程到這週就結束了,最後一週是各項目的鑑測,而基本上成績都打好了所以輕鬆測就好。這周許多課班長都找些其他新花樣來上,畢竟除了打靶外其他的都練得差不多了。

這周應該很操勞,然而我卻過得恍恍惚惚的,因為在打飯班會讓一天的生活全是圍繞著打飯。一早起床就去打飯,等第一節課快結束才去上課,而中午又提前一節課走,早上四堂課瞬間少一半,下午情形亦然。因此除了閃過了我最痛恨的晨跑外,還加上不用背槍、上課時間大減,頓時覺得與之前的辛苦操課有種脫節感。然而打飯卻也不輕鬆,除了抬菜打菜外,洗鍋子最讓人頭痛,尤其是碰到有魚或豬腳時的蒸籠或鍋子,洗起來真是要人命,再加上這周寒流來,手在冰水裡都快沒知覺了。

這周碰到一個可惡的伙房,硬是讓我們晚上刷了一個半小時的鍋子,還用硬幣跟石頭硬刮。我覺得軍中很多這種腦殘的人,像這個伙房,我們鍋子不送回去他也沒法走,又或是像一開始體檢碰到的一個班長在那邊死不肯回答問題,都是同時要浪費自己跟其他人的時間。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由真的無價嗎?我覺得可以從志願役薪水來看。

自由在每個人眼裡的價值一定不同,但一定有個價,因此才會有人願意簽志願役。自由的價值在這些願意簽的人眼理當比不願意簽的人來得低。

但是現在志願役招不滿,可以推論現在國軍給的薪水太低,因此願意犧牲自由來交換這點薪水的人太少。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曾預想過這樣一天,看到這一兩週西瓜的快速消瘦、呼吸沉重、不吃飯狂喝水,著實心慌意亂。這週去照X光發現是肺腺癌,說去抽了750cc的肺積水,我想是長期呼吸工業區排放的廢氣下的結果吧。雖然知道13歲的她就算不生病也沒剩幾年可活了,但突然間的身體惡化還是讓我措手不及。

還是和之前一樣,晚上放她出去尿尿時她堅持要去她自己的窩前巡視一番才肯回來,不同的是她現在步履蹣跚,垂著尾巴沒有精神。老了開始憋不住尿,偏偏又狂喝水,早上都會留一灘尿在玄關,老爸每早要幫她清。老爸一樣是一張嘴不饒人,晚上會罵她說她再尿在家裡就要打她,但我相信他是不會打的。

早上拿著相機按下錄影鍵,拍著西瓜。她不像過去看到相機就別過頭去,只是靜靜在那邊讓我拍,看她站在那邊身體都有點抖,邊拍我邊掉眼淚。我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我最後一次幫她拍影片,不知道會不會是我最後一次抱她摸她,這幾週回成功嶺都深怕下次回來看不到她了。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課程越來越讓人疲累,身上累積的傷也越來越多。手腕扭到沒休息根本不會好,脊椎側彎又每天背那把槍讓右半身很痠通,更不用說單戰課不斷臥倒與伏進下造成的瘀傷與破皮了。下周的課程更是可怕,單戰一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不含鑑測的話下周是新訓最後一週了,而新訓之後的日子似乎是值得期待的!

身為演員訓練營,當然不能少了客串真正演員的練習。民視的新兵日記每週都在營區裡拍,因此操課時常常就看到另一組人在旁邊拍戲,有時也會被拉去當臨時演員,像這週就被抓去當背景。不愧是有名的歹戲拖棚台,從我們進來之前就在拍,拍到現在我們2個月新訓快結束了,聽說新兵日記才拍到新兵入伍第二週。

這週開始變成打飯班,不過因為原本就是資源回收班,所以還是維持與ㄆㄨㄣ為伍的日子。雖然說打飯班很累,早上要早起,中午沒午睡,晚上也會晚洗澡,但是我還蠻喜歡的。應該說各種公差我都還蠻願意出的,因為最大的好處就是:[脫離部隊掌控。] 當班長帶著少少幾個人做事時,就變成大家沒有拘束的閒聊時間。相對於在大部隊上得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規定幾點集合,在外面做事有的就是自由。出公差時可以盡情聊天,不會有人一直催你,只要有在做事又不要拖得太誇張就好。因此就算額外要出體力,但換來輕鬆與自由我倒是認為很划算。

ilw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